你都如何回忆我(上)

推荐人:鹿柴阿大 来源: 简书 时间: 2019-10-05 10:51 阅读: 次

星期六早上,还在梦里的邓姝接到了妈妈的电话。

“小姝啊,隔壁家刘阿姨的侄儿子啊,我都帮你问过了,收入稳定,年龄正好,长相不错,找个时间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啊……”

“妈,您消停会儿吧,您上回给我介绍的都能当我爸了。”

“怎么说话呢?你都二十六了知不知道,男朋友都没有,我二十五岁就把你给生了,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老死家里没人收尸啊?”

“...妈,我要写稿了,挂了。”

“哎你...”

那边的母亲叹了口气,如果早知道女儿至今都没有对象,当时应该让女儿早恋的。

另一边,刚放下手机的邓姝又接到了电话。

“稿子写了没!星期一交!”

“...在改,绝对按时交。”

邓姝就这样被迫起了床,好烦。

邓姝倒了一杯水,在家里乱走着,从厨房到客厅,从客厅到窗台,然后又走到书房。邓姝一边走着一边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走上撰稿人这条路,明明没有想法,却要被迫在键盘上敲敲敲,这是她当初想做的吗?她看着窗外,北京的天空,远没有她想象的蓝,有的只是...一种虚无感;北京的楼,高得可怕,压迫着底下忙忙碌碌的每一个人。

邓姝又把目光收回来,看到书架上有一本书,落满了灰。她走过去,轻轻地把书抽出来,掸了掸书上的灰。《小王子》,那是她学生时最喜欢的一本书,如今书页已经黄了,泛出潮味。邓姝翻开书,粗略地扫过每一面的字。书里夹着张照片,她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夹进去的了,照片也褪色了,可照片上的人,邓姝永远可以一眼认出来,是她那时候最好的朋友们。挨着邓姝站着的,是她总不敢回忆的人—陆予。

十年前那个小镇子里,十六岁的邓姝和陆予相识了四年,才正式相识。陆予和邓姝初中就是同学,可那时的邓姝只知道他矮,脸上带着几颗雀斑,不喜欢和别人说话。她想陆予或许也不喜欢和她这种咋咋呼呼的女生做朋友,反正她对这种男生也没什么兴趣,便很知趣的没有与他有过多的交集。可故事偏偏就选中了他。

邓姝承认,最初接近他是有目的的。和大多数十几岁的少女一样,想接近一个男生得先处好他兄弟的关系,获得一架僚机之后更好下手。邓姝喜欢的男生,好巧不巧是陆予最好的朋友。陆予实在是太难接近了,邓姝最初这样想着,一大串消息发过去得到一两个字的回复是常态。可邓姝能怎么办,谁让他俩关系好,只能继续找陆予聊下去,告诉过陆予这么多事,总能在他面前提起自己几个字吧。为了刷点存在感,这点痛苦不算什么!

bet 365体育投注备用网址可是女生总是容易对那个经常聊天的人产生依赖,邓姝也是这样。渐渐地话题开始从校园趣事到家长里短,讲话也开始从井然有序到杂乱无章,好的坏的一股脑全说了。邓姝发誓,这些绝对不带有目的。她开始仔细打量陆予,陆予脸上的斑没有了,现在高了她一个头,仔细看看,除了眼睛小点,确实长得还好。明明是相识了这么久的人,像才认识一样。当陆予开始慢慢地将心事告诉邓姝的时候,邓姝有种奇怪的感觉,她确定这不是喜欢,但心中很温暖,像是...一杯温度适宜恰能入口的热水。那种表达不出来的踏实,就像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被丢下一样。她默默地把陆予放在了最好的朋友那个位置上。总有人说,异性之间没有单纯的友谊,邓姝不相信,她总觉得和陆予这段友情,是对这句话最好的驳斥。

“小!予!子!本!宫!明!日!早!膳!想!用!油!条!”

“...我们家离卖油条的那里有段路...”

“那行吧,你去内务府领罚去吧。”

“...额...你发什么抽?”

“还顶撞本宫,罪加一等!”

“...懒得跟你争...”

第二天早上等着邓姝的,是大冬天里还热乎着的油条,以及在睡眠时间本就缺少却仍然早起了二十分钟的陆予。

“你不是不给我带吗?”

“你不是要吃吗?”

“...我...你是不是早起了好久?”

“还好,二十分钟。”

邓姝看了看陆予通红的双眼,“本来眼睛就小,睡少了眼睛又小了一圈,丑死了。”

那些本想说出来的关心,邓姝始终难以开口,说出来的全是玩笑话。陆予,你累不累?上课有没有精神?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?陆予...

后来邓姝也是相信了,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。陆予向邓姝表白的那天,天是灰黑色的,十一月,不是个温暖的月份。邓姝犹豫了几个星期,答应了陆予。陆予很高兴吧,眼睛再小好歹也能传送情感。可邓姝不安,她总觉得,这不是她想要的,失去一个长久的朋友得到一个不确定的恋人,太不划算了。她想着把这件事告诉别人,能不能通过别人的反应来让自己有一些愉悦的感觉。

“我跟陆予在一起了。”

“啊!陆予和你男神关系不是特别好吗?”

为什么,开口第一句,关注点不是我和陆予?先喜欢这个又和他的好朋友在一起,很贱吧?

“陆予,我们...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吗…”

“可是才刚开始啊。”

“我承认我没有想清楚,是我的错,对不起。”

“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了?有人在你面前说什么了吗?”

“没有,就是单纯的,我不喜欢。”

“邓姝,我给你时间,十年够不够,我等你十年,这十年内,除了你我不会喜欢别人。”

“...你别这样...”

看到十年这两个字,邓姝心中一颤,十年啊,现在才十六岁,按照邓姝以前的人生规划,二十六岁都结婚了。邓姝承认,对陆予的感情不是单纯的友谊,有喜欢,但不能喜欢。拿一个朋友换一个恋人有什么好的,在一起时你侬我侬,分开后撕破脸皮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陆予,如果我们走上了这条路,会很讽刺的。

没有了邓姝的陆予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上学,一个人回家,每天晚上发出去的晚安,始终没有得到回复。邓姝看着他的背影,觉得十分难过,却又不能再次和他并肩,她也翻来覆去,晚安两个字打了又删。时间过得飞快,马上就过年了。

“新年快乐”邓姝试探性的发了过去。

“新年快乐”陆予回复了她。

又是每天都在聊天,但不是之前那个味了,像是一种...在边缘试探的感觉。陆予没有告诉邓姝,他遇见了另一个女生,本来打算离开邓姝了,可是,邓姝好像...回来了。

邓姝是从她的男神口中知道那个女生的,真巧,邓姝认识那个女生。很单纯的一个女孩子,也难怪陆予会喜欢。不是说过会等我十年的吗?果然,只是一时冲动罢了。

“我不喜欢陆予,我就是在玩他,他爱怎样怎样。”

邓姝丢下这样一句话转头就走,她以为这样很帅气,可心口隐隐作痛,把自己喜欢的人亲手推开,难受至极。邓姝承认,她既冲动又幼稚,喜欢把事情做绝,做完之后又要后悔。

陆予说:“邓姝,我现在做不到再喜欢你了,我不会辜负一个从一开始就那么信任我的人,我得对她负责。”

陆予,这些我知道,你不用强调的,你们好好的,我们就此别过。

陆予和那个女生在一起了两个月不到就分手了。邓姝不知道原因,却隐隐觉得和她有关系。我太自作多情了吧,他们分手和我有什么关系,我连话都没跟陆予说,怎么可能和我有关?邓姝十七岁生日那天,又变了。陆予给了邓姝一封信:

兜兜转转,我还是回来了……
我当时是负气离开的,被人甩的感觉很难受……

邓姝只记得这些内容了。她承认对陆予还是有点感觉,可他一句负气离开概括了全部,一封信就想挽回所有。她邓姝算什么,那个女生又算什么,第四个人了,关系不够乱吗?邓姝想要一段简单明了的关系,他们...回不去了。

陆予,我光顾着自己的生气了,我忘了那时候的你有多么想我回来,忘了没有被回复晚安的你等了多少夜晚。

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冷战,又是邓姝先打破的沉默。

“帮我点一下这个游戏,我要跳过等待时间。”

“什么垃圾游戏,跟你人一样low。”

“切。”

还是有些喜欢的吧,邓姝觉得,但喜欢就好,别在一起,都要高三了,而且他还喜不喜欢都是个未知数。

总有些真心话会借着大冒险的幌子说出去。七夕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邓姝和朋友玩游戏输了接受惩罚,

“陆予,我肯定是盐吃多了,不然怎么闲(咸)得想你啊。”

发出去后,邓姝总拿出手机来看,没有回复...他生气了吗?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

“陆予,我错了。”

“陆予,刚刚是大冒险啊。”

“陆予,你吱个声好不好?”

没有回复。

邓姝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,又开始乱说话。

“陆予,你不傻,我不相信你一点都看不出来我喜欢你,但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,我们四个人关系都是次要的,最主要的是,我总觉得我们不是百分之百的契合……”

整整一个晚上,陆予还是没有回复。

第二天早上,邓姝收到了消息。

“我昨晚睡了,对不起,是我不对。”

邓姝感着气氛不对,可话一出口,又变了味。

“那你...错哪了…”

陆予,请原谅我总不能说出我想说的话,请原谅我用最幼稚的方式表达对你的留恋。

冷战几天后,邓姝又去问陆予,

“你还喜不喜欢我?”

“喜欢又怎么样,不喜欢又怎么样,结果还不是一样?”

当时的邓姝想好了,若他说喜欢,那就说高中毕业了就在一起,若他说不喜欢,那就说当朋友好了不想别的了。可是,没有明确的答案。这是邓姝做过的无数次让她后悔的决定中的其中一次,她删除了陆予。这个和她拥有无数聊天记录的人,这个陪她聊到深夜的人,被她亲手删除了。

陆予,删除你之后的第一件事,我取消了系统自带的屏蔽,可你一句话都没有给我发过。你是要面子的,我理解。可若你再伸出手,我一定不顾所有跟你走。

又一个月后,邓姝收到了最让她高兴的好友申请。

“没想到最后还是我先开口,我知道我们回不去了,所以我们重新开始,你不用害怕,以后我会一直在。”

“好。”陆予,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了。

失而复得是件多么美好的事。邓姝以为她永远失去陆予了,她以为那个肯早起二十分钟给她带油条的人不回来了。那...得而复失呢?

重新开始是件多么幸福的事。新的起点,我们一同去走出一条新的路,跟着新的指向标去到新的地方。那...重蹈覆辙呢?

陆予,我说吧,你做什么事我都有预感。哪怕只是你的态度稍微淡了一点点。

“有件事,这些天,我一直在努力,但是怎么都做不到了。”

“不喜欢了对不对。”

“对。”

断了的绳子系上总有个结,破了的镜子再粘上也不是完好的,万物的裂痕只会照进一点点阳光,更多的是透进来的风。回不去是真的,重新开始是假的。这次的句号让你画下来,很圆满了,真的。

邓姝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撕碎了,那种剜却心头肉的感觉,陆予,是你经历过的吗?

陆予,最开始我想要一份友谊,后来我想要一段简单的关系,最后我只想要你而已。你一直没有给我我想要的,可我始终觉得,你不会伤害我的,永远不会。

我至少听过你说的喜欢,像皎皎月光洒向窗台,像涓涓细流途径百川。

邓姝收回思绪,抹去眼角边的泪痕,把照片夹回去。

《小王子》的这一页玫瑰说:我当然爱你!我没让你知道,这是我的疏忽,请原谅我。

陆予,十年到了,你怎么样?你有没有想起过我?

赞助推荐